利通区纪委
首页 > 清风苑 > 史鉴 正文

史鉴

治淮廉臣张鹏翮

稿件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: 2020-07-24 | 打印 | 字号:TT

  在洪泽湖畔“第一山”上,有一处摩崖石刻,刻写的内容是一首《玻璃泉》诗:“停车一憩白云深,为爱清泉似我心。到晚只宜观皓月,傍岩淮水绿沉沉。”据说这首诗是清代名臣张鹏翮为治河往来黄淮间,在“第一山”小憩酌饮玻璃泉水时留下的纪念。

  张鹏翮,康熙九年(1670年)进士及第,一生为官五十载,始终保持清廉本色,历任二十多个官职,都能恪尽职守。他以一泓玻璃清泉自比,一句“为爱清泉似我心”吐露心声,以“清泉”“皓月”“清风”等意象,充分体现其追求高洁品行的情怀。

  黄河是孕育华夏文明的母亲河,但历史上水患频发,特别是南宋之后,黄河夺淮,黄淮两岸人民饱受水患之苦,治理黄、淮、运水系,使淮水安澜、百姓安康,成为历代朝廷必须面对的棘手问题。

  治河难,做河政的官员更难,他们不仅需要深谙水利,更须清廉严谨。在治河前,张鹏翮曾奉命去陕西查办贪腐案件,康熙帝对其秉性大为赞赏:“鹏翮往陕西,朕留心访察,一介不取,天下廉吏无出其右。”

  康熙三十九年(1700年)三月,康熙帝朝议时对大学士们表示:治河工程的钱粮不甚清楚,上一任河道总督于成龙因病去世,江南江西总督张鹏翮的品德很好,调他接任河道总督这个职位。

  可以说,在张鹏翮身上寄托了康熙帝选吏、治河两方面的殷切期望。委任圣旨下达后,张鹏翮向朝廷提出两条建议:第一,“请撤协理徐廷玺及河工随带人员”,一来使自己不受徐廷玺掣肘,总河工之事,二来节约经费开支;第二,请朝廷约束工部官员,“毋以不应查驳之事阻挠”,使自己能专心治理河务。这几条建议,均得到康熙帝的支持。

  张鹏翮好不容易有了大展拳脚的机会,便大刀阔斧地开始治河。他钻研治河理论,总结前人经验,博考舆图,仔细勘察,提出“开海口,塞六坝”的主张和“借黄以济运,借淮以刷黄”的设想,“筑堤束水,借水攻沙”,指挥数十万民工治河。历时八年,黄淮大治,漕运通达,下河连年大熟,人民安居乐业。

  张鹏翮治河的一举一动,都被康熙帝看在眼里,做得好的予以表扬,做得不好时也会说重话,但对他的信任是不变的。康熙帝曾说:“鹏翮自到河工,日乘马巡视堤岸,不惮劳苦。居官如鹏翮,更有何议?”但朝中还是有一些人视清廉的张鹏翮为“眼中钉”,欲除之而后快。有一次,一位河道官员向康熙帝诬告张鹏翮贪污十三万两白银。但康熙帝根本不相信,怒斥那名官员,要说张鹏翮因经费有限,借用朝廷其他收入治河,或许有可能,说他将十三万两白银中饱私囊,那是绝不可能的。由此可见,治河重臣张鹏翮在康熙帝心中一直是廉洁奉公的楷模。

  康熙四十七年(1708年),张鹏翮由河道总督转任刑部尚书,离开清江浦,回到京城。他在淮安为官多年,治理水患,清正为民,为百姓所铭记。

  雍正三年(1725年),张鹏翮病逝,他一生清廉节俭,终身一茧衾,食无兼味,家产仅田数亩而已。去世后,其子四顾茫然,无法举丧。后雍正帝赐钱,才得奉丧安葬。雍正帝称赞他“秉性贞介,持身廉洁,卓然一代完人”。

  张鹏翮治理黄淮时,著有《治河全书》二十四卷,详载其治水措施,为中国水利史之重要史料,其慎独修身、公而忘私、廉洁奉公的精神,亦足令人感动。(高凌云)

>>>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