利通区纪委
首页 > 清风苑 > 文化 正文

文化

写给母亲的歌

稿件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: 2021-06-01 09:35:11
分享至:

  像陕北的黄土地一样,母亲总是默默地、不知疲倦地为这个家操劳着,不计较白天和黑夜。没想到身体一向敦实的她,却在一次偶然的胸部CT中查出了问题,而且,需要尽快手术。

  接下来的时间,我便带母亲奔走于大城市的各个医院。求医的历程是艰辛的,总是少不了各种检查。一项项的检查让母亲很不适应,也难免让她对自己的病情产生了怀疑。一个晚上,母亲突然对我说:“星儿,你给妈说句实话,妈的病是不是很重?要是真的是那种病的话,你听妈的话,咱们就赶紧回吧,不要浪费这个钱了,你的心妈领了,妈知道你们的日子也紧……”我清楚,母亲说的那种病是什么病,于是赶紧摇头,阻止她胡思乱想。等到房间响起了她熟睡的鼾声,我一个人跑到楼道里,眼泪不听话地流了下来。

  在住进胸外科的前一天,我和弟弟带着母亲来了一趟临潼一日游。参观了兵马俑、华清池,晚上带她看了她这辈子看过的最贵的演出《长恨歌》……我们心里都知道,后天就要手术了。

  母亲被推进手术室,我们内心充满忐忑和恐惧。在手术室外徘徊了几个小时后,终于等到了呼叫家属接病人的广播。我和弟弟忙跑过去,看着母亲被慢慢推出来,这时医生对着虚弱的母亲问:“阿姨,你认识这两个人吗?”母亲努力睁开眼睛,仿佛用尽了浑身的劲儿才从鼻腔挤出四个字:“星星,明明”。我和弟弟顿时热泪盈眶。

  术后的前三天,对母亲来说是一个考验,尤其是第一晚。当晚,母亲出现了术后吸收热,我不记得为母亲换了多少盆温水擦拭,也记不清我从护士台取了多少冰袋给母亲冷敷降温。

  四个昼夜未眠的我,决定让弟弟顶替我照顾母亲一晚。等到弟弟出去补觉的时候,我半开玩笑地问母亲:“妈,您觉得我和弟弟谁照顾得更好一些。”因为手术伤到了声带,母亲用沙哑的声音说:“可能是他还小,照顾人不如你。”我笑了,我心里知道,作为长子的我应该怎么做了。我强忍着鼻酸说:“等您出院后复查的时候,咱们去呼吸内科,手术后的调理他们更擅长,您这种情况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小问题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母亲点了点头。

  呼吸内科的医生对我说,“得多在食疗上用点心,密切观察患者饮食与体重情况,多加强营养”。于是,我开始为母亲制定营养食谱,早上是鸡蛋羹、稀饭,中午是蔬菜加馒头或者米饭,银耳汤是下午两三点喝的,晚上六点多吃排骨汤加面条或者饺子,睡前喝牛奶……在亲朋的帮助下,母亲的食谱就这样一直坚持了下来,她的体重也保持得挺好,而且声音也恢复了。

  转眼到了那年除夕,我和妻子早早就开始准备年夜饭了。等到鞭炮声越来越热烈之时,一家人团聚在一起,围着餐桌共同举起手中的酒杯,彼此祝福“春节快乐,明年会更好”。这时,年幼的儿子也跟着舞了起来,做了个恭喜恭喜的手势,说了一句“奶奶新年快乐”。母亲顺势搂住孙子,靠在小脸上,赶忙答应了一声。家里笑声顿起。

  除夕夜的星空或许闪烁着一年之中最美的星星,为我们点亮了历经艰辛日渐成熟的希望的灯火。“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,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”,不正是写给我们的生活之歌吗。(豆星星)

>>><<<